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創富志>正文內容
  • 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 搶占人工智能賽道
  • 2017年08月22日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提要:任何技術也都必定會經歷泡沫破裂的幻滅期,那時很多創業項目失敗,風投血本無歸,只有堅持下來的企業,才能逐步進入到復蘇的爬升期,最終進入到真正的技術成熟的爆發期

任何技術也都必定會經歷泡沫破裂的幻滅期,那時很多創業項目失敗,風投血本無歸,只有堅持下來的企業,才能逐步進入到復蘇的爬升期,最終進入到真正的技術成熟的爆發期

“你所清楚預見的、熱烈渴望的、真誠追求的,都會自然而然地出現。”這是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一直堅信的一句話,科大的發展也印證了這句話。

作為國內第一家語音行業上市公司,科大訊飛于2008年5月在深交所中小板正式掛牌,至今已經過去9年時間。可以說,A股市場見證了科大訊飛的成長和發展:從最初核心業務簡單地圍繞語音識別,到現在多項“人工智能+”技術落地開花;其股票市值也由最初的32.48億元,到現在約666億元,增幅超過了約20倍。

雖然一直以來,圍繞著這家公司忽悠圈錢、靠政府補貼、市值縮水等質疑聲不絕于耳,科大訊飛已成長為中國語音技術領域的佼佼者。

可人工智能的邊界寬廣,語音智能只是其中一塊,在這場科技大潮席卷而來的時代,科大憑什么能與國外的微軟、谷歌與國內的百度、騰訊等巨頭同臺競爭?

戴著學術范兒金屬邊方框眼鏡的劉慶峰,在科大訊飛近期業績交流會上說:“今天的訊飛還只是一棵小苗。”

麻雀飛上枝頭

學而優則仕,是中國文人千百年來的追求,然而在當下的時代,學而優則商,成為更多人的選擇,劉慶峰恰好出生在這個時代。

中科大的“人機語音通信實驗室”是孕育科大訊飛的母體,還在中科大攻讀碩士研究生的時候,劉慶峰已經成為中科大語音實驗室863語音合成項目組組長,在語音合成等領域做出多項關鍵技術創新。

1998年,劉慶峰帶隊參加國家863計劃的一個比賽,他設計的語音合成系統是當時唯一一個達到可實用門檻的作品,這在當時實屬重大突破,對于當時的劉慶峰來說,最大的成就感并非技術成果本身,而是將技術成果轉化為實際應用。

20世紀的最后幾年,未來將影響中國經濟發展新動能的潛流正在孕育。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搜狐等一批互聯網公司在海歸潮和資本潮的雙重推動下紛紛成立。國外的IT巨頭也覬覦中國語音市場,IBM、微軟、英特爾等相繼在中國成立了實驗室。國內的諸如社科院、中科院等高校實驗室也都摩拳擦掌,醞釀語音技術多年。

1999年,在遠離北、上、深的合肥,27歲的劉慶峰和18位同學一起創立的科大訊飛悄無聲息地落地了。他們當時或許不會想到,年輕時“攢”出的這么一家公司,未來會徹底扭轉中文語音產業由國外IT巨頭控制的競爭格局。

作為后來者的科大訊飛,要走的路注定不會是一帆風順。

新成立的科大訊飛只有租來的幾間民房,一群年輕人每天除了睡覺就是工作,可付出并不總會有回報。公司成立的第一年,殘酷的市場就給技術起家、充滿自信的劉慶峰澆了一盆冷水。

當時,科大訊飛開發出一款試圖用語言控制電腦的桌面軟件,按照劉慶峰的意圖,把手寫輸入的隨意性、鍵盤輸入的準確性和語音輸入的高效性完美結合起來的軟件肯定會讓人耳目一新。

然而,市場的反饋卻讓他大跌眼鏡。“用戶自己操作時滿意度瞬間降至30%,投入的資金血本無歸。”劉慶峰說。

開局不利,團隊也變得迷茫,更要命的是,整個公司面臨著巨大的財務壓力。當時公司賬上只剩下十幾萬,而所有員工一個月的工資開支就要20萬。當時正值年關,不得已最后劉慶峰選擇借錢給員工們發了工資。

盡管今天全世界都已經承認語音技術是未來交互的入口之一,語音為主,鍵盤和觸摸為輔的交互時代正在到來。但在17年前科大訊飛剛剛創業的時候,幾乎沒有人認識到這一點。劉慶峰表示,最初的幾年非常痛苦:“我們想讓機器設備像人一樣能聽會說,但是當我們有這種想法以后,整整一年多時間,我們幾乎顆粒無收。”他回憶道,“團隊里有人提出質疑,我們還要不要做語音,語音到底是剛需嗎?還有人提出我們干脆做房地產吧。”

一直到2001年,科大訊飛都還沒有找到清晰的發展途徑。為此,公司專門開了一次“巢湖半湯會議”,最終堅定了科大訊飛還是要做語音,要做中國乃至全球語音技術的龍頭企業。劉慶峰回憶道:“我們當時定了三個目標,第一是這個產業未來有100億的市場空間,第二是我們能成為這個領域的第一,第三是這是我們喜歡做的事情。”

命運也很快眷顧了這群滿腔熱情卻又急需資金“輸血”的年輕人。合肥市領導當年帶著三家投資機構前來考察,聽完劉慶峰介紹產業前景與團隊實力后,當場表態:“這些小伙子必須留在合肥。”隨后,三家投資機構以“3060萬元占股51%”的條件投資科大訊飛。

劉慶峰無比激動,因為夢想從沒有距離自己這么近過。“這筆錢可以將國內語音技術比較好的中科大、中國科學院聲學所和中國社科院語言所的資源整合在一起。這是業界和學界多少年想做都沒做成的事情。”

渡過了最初的難關之后,在2001年,柳傳志又將聯想進入風投產業后的第一單投給了科大訊飛。后來的故事就廣為人知了,2004年,在語音市場上咬牙堅持了5年的科大訊飛終于實現扭虧為盈。2006年之后,其語音合成技術和語音識別技術陸續在多個國際專業大賽上拔得頭籌。

2008年,科大訊飛成功登陸A股中小板,麻雀終于飛上了枝頭。

“目標訂立以后,17年了,我們一天都沒有改變過。”劉慶峰說。

堅守應用才是硬道理

今年是人工智能概念提出的第61個年頭,人工智能正在進入第三次浪潮,2017年被定義為人工智能商業化、產品化運用元年。

科大訊飛的人工智能生態也逐步構建起來。2010年,發布全球首個移動互聯網智能語音交互平臺“訊飛語音云”(現更名為“訊飛開放平臺”)。截至2016年6月末,該平臺覆蓋終端用戶數已達到8.1億戶,合作伙伴超過16萬家,日服務量達24億人次,業務規模的不斷擴大,為公司在人工智能領域保持數據規模優勢奠定了堅實基礎。

2013年,科大訊飛與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三大電信運營商全面建立戰略合作關系。2014年,發布訊飛語音云3.0、靈犀3.0,正式啟動“訊飛超腦計劃”,即確定“從能聽會說到能理解會思考”目標上的轉變。2015年,重新定義了萬物互聯時代的人機交互標準,發布了對人工智能產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人機交互界面——AIUI。

一直行進在路上的劉慶峰在不同場合曾明確表示過:人機協同、人工智能+行業,才是未來人工智能最有希望做成的事。

在他看來,人工智能時代的未來生活,將是人工智能助手幫我們解決諸多基礎性工作后,人類去做有創意的事情,而這就是科大訊飛人眼中即將到來的美好時代。

科學雜志在2016年年初曾經預測,到2045年全世界50%的工作將會被人工智能替代,而在中國這個數據是77%。根據科大訊飛最新的研究和產業探索,十年內,人工智能即可在一個又一個的領域幫助人類釋放勞動力。

“人工智能+個人”,也是訊飛未來要做的。科大訊飛一名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未來科大訊飛還將通過人工智能平臺為全社會賦能,通過人工智能為每個人賦能。讓人工智能像水和電一樣,成為每個人都能觸摸的助手。

截至2017年4月,科大訊飛已占有中文語音技術70%以上市場份額。在8月10日的投資者交流活動上,劉慶峰闡述了公司“平臺+賽道”的AI戰略藍圖,“當人工智能(AI)在全球引發全新浪潮的時候,堅守應用才是硬道理,讓大家能看清技術邏輯、商業邏輯,我覺得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訊飛在研發和產業設計中,已經考慮人機協同的機制,不僅包括腦機接口,而且包括人腦智能和機器智能的協作職能,這也是人工智能的倫理和人文道路的選擇。

科大訊飛開放平臺市場經理吳劍堃對記者表示:“中國人工智能機遇巨大,因為在中美創新能力對比中,科學研究和工程技術員方面是美國強,客戶中心和效率提升方面是中國強。但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是應用驅動需要不斷去迭代更新,很多領域中美同步進入無人區,這讓我們更有機會站在世界之巔。”

據吳劍堃介紹,科大訊飛已經和Nvidia以及Tesla合作,應用Nvidia的深度學習GPU計算平臺對外提供先進的移動互聯網語音交互服務。

在管理層看來,未來幾年是人工智能整個最關鍵的格局定義的窗口期,科大訊飛已明確將不以“當前稅后利潤增長為第一目標”,而是謀求技術迅速落地,在未來智能產業中占領先機。

商業模式的輪回

在湖畔大學,劉慶峰分享了自己對商業模式的看法,“同樣一個技術,不同的商業模式,決定企業的生死存亡。”這樣一句看似簡單的話,是劉慶峰從科大訊飛曲折的發展歷程中悟出來的。

1999年~2004年的五年間,科大訊飛連年虧損一度受到質疑。對此劉慶峰曾表示,就是因為最初沒有找到合適的商業模式。創業之初,科大訊飛想做面向個人的消費者的產品,但是很快發現市場已經被大廠壟斷。

以上述桌面軟件的失敗為例,他總結了原因:一是因為盜版猖獗,科大訊飛正版軟件剛一面世,盜版已經鋪天蓋地;二是因為大部分用戶是老年人,操作電腦的能力很差,時常因為電腦本身的硬件問題呼叫售后服務,這推高了科大訊飛的成本,跑兩三次售后,賣軟件的利潤就沒有了;三是因為團隊都是技術出身,缺乏建渠道做推廣的營銷經驗。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決定要從面向消費者(2C)轉向面向商戶(2B),于是推出iflyinside去向那些大廠出售設備,讓他們去推給運營商,推給銀行,我們分成。”

放棄B2C模式,轉向為有渠道、有市場的大公司提供核心技術的B2B模式后,科大訊飛終于賺到了第一桶金,而這個過程公司摸索了兩年時間。“科大訊飛只負責開發引擎、語音合成和語音識別芯片,而應用集成則由下游的開發商或客戶自己完成。這一模式也就意味著越來越多的市場主體進入語音的產業鏈當中。”劉慶峰分析道,等到公司上市后,又發現只針對B端還不行,要成為一個消費大眾品牌,一定要做C端,把想象空間打開,“今天訊飛正處在2B往2C的過程中,我覺得一兩年就會見成效。”

在他看來,創業企業要持續實現盈利非常困難,因此創業者的內心一定要足夠“粗糙”,能扛得住各種壓力,千萬不要因為某個時期的痛苦,或者社會外界的質疑,就否定了整個產業,而應該去打開整個產業鏈,看看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技術、市場、管理還是商業模式。

堅持下去等待爆發

李開復曾經說過,大多數情況下,人工智能并不是一種全新的業務流程或全新的商業模式,而是對現有業務流程、商業模式的根本性改造。

人工智能是對現有的業務流程和商業模式的根本性改造,是指人工智能圍繞深度神經網絡算法,結合云計算、大數據及移動互聯網,對原有業務流程或商業模式進行的優化,從而提高工作效率。

人工智能改變世界有三個要素:核心算法、行業大數據和行業專家。核心算法就好比一個無比聰明的孩子。當他沒有學習天文學,他不知道天文;他沒有學習醫學,他不懂醫學。但是只要他足夠聰明,他有足夠強的學習能力,把行業數據給他后,他很快便會具備各個領域的知識。

劉慶峰的結論是:人工智能并不是普適萬能的,還需要腳踏實地地跟各個領域的專家結合,才能真正地改變世界,這三要素必須合在一起。

Gartner的新興技術成熟度曲線顯示,任何技術從概念的導入到最終的大規模使用都要經歷一個漫長的積累過程,也許是10年、2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如果要做原創技術,心中一定要有這個曲線圖。”劉慶峰解釋道,“在技術觸發期,有很多社會資本的關注和媒體吹捧的成分,這會讓新技術迅速達到期望膨脹的巔峰期,但即便如此,任何技術也都必定會經歷泡沫破裂的幻滅期,那時很多創業項目失敗,風投血本無歸,只有堅持下來的企業,才能逐步進入到復蘇的爬升期,最終進入到真正的技術成熟的爆發期。”

這一點與百度創始人李彥宏的想法不謀而合,日前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上,李彥宏也表示人工智能的潛力真正爆發出來,預計還需要5~10年,“這個潛力不是說十年之后就沒了,我覺得這是一個30年~50年的機會,可能要到50年之后,這個潛力才慢慢地不明顯了。”

在這樣的環境下,人工智能相關領域的人才爭奪戰也愈演愈烈。今年年初,媒體上曾流傳出關于科大訊飛人才流失的傳聞。對此,劉慶峰回應稱:“自科大訊飛2008年上市以來,總監級別以上的近30位管理層無一離職。公司最核心的骨干是擁有期權的,而近8年來,全公司700人的核心骨干團隊,離職的只有40人左右,流動性不到1%,非常穩定。”

源于中科大的科大訊飛,在產學研一體化合作上是中國企業的典范,已經與國內包括清華大學、哈工大等10家院校建有聯合實驗室。此外,還與美國佐治亞理工學院、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復旦大學等6所院校建立了合作項目。

劉慶峰表示,很多創業公司都希望在大學里建實驗室,或者與某個教授合作,以獲得最初始的技術積累和持續創新的土壤,但是他們必須學會分享。他說道:“在產學研合作體系中,企業的主體地位是第一重要的,必須要理解把握這個產業;第二,合作機制非常重要,是不是給到實驗室負責人、合作導師股權,有真正的利益分配機制。是不是真的把他們當成跟你分享未來的共同的創業者。”



責任編輯:金芮芮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11选五黑龙江一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