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大參考>正文內容
  • 2019年地圖廠商“圈地”自動駕駛 拼價格搶落地訂單
  • 2019年09月19日來源:第一財經

提要:對于廠商而言,伴隨L3級自動駕駛汽車逐步量產普及,前裝導航地圖由選配品轉變為供自動駕駛系統使用的標配品,長期滲透率存在數倍提升空間。

目前,全國擁有甲級測繪資質,即可以合法制作高精地圖的企業19家。

如果說六年前的百度和高德地圖大戰,爭奪的是移動時代的流量入口,那么時至今日,一場關于自動駕駛的新戰役正在地圖領域打響,大數據背后的商業模式變革和超百億的市場空間,使得這場新戰役更激烈也更長久。

訂單密集落地

“自動駕駛未來五到十年會逐漸量產和商業化,這個方向已經形成了行業共識。”四維圖新(16.600, 0.00, 0.00%)CEO程鵬表示。作為老牌地圖廠商,四維圖新從2017年開始向自動駕駛解決方案提供商轉型。

程鵬告訴第一財經,起初做自動駕駛更多是為了驗證自動駕駛地圖是否可行,但在做系統的過程中發現,有很多東西需要完善,例如專業高精度的定位、產品的性價比等,在這個過程中逐漸形成了感知、決策和規劃等自動駕駛相關能力,所以最終拍板向自動駕駛解決方案提供商轉型。

從2019年半年報來看,在凈利潤下跌、傳統業務趨穩的背景下,四維圖新高級輔助駕駛及自動駕駛業務增長強勁,實現營業收入4831.44萬元,同比增長140.83%,雖然業務體量還不足夠大,但市場空間可期。

對于廠商而言,伴隨L3級自動駕駛汽車逐步量產普及,前裝導航地圖由選配品轉變為供自動駕駛系統使用的標配品,長期滲透率存在數倍提升空間。而作為導航產業的核心,高精地圖更大的吸引力在于可以改變傳統圖商的商業模式。

“原來導航、軟件、地圖、芯片加起來,一輛車全生命周期也就付費幾百元,現在服務是動態實時的,變成了每年幾百元的概念。”程鵬舉例說道。四維圖新高級副總裁孟慶昕也曾告訴第一財經,在自動駕駛領域,地圖將不再是傳統導航地圖的一錘子數據買賣(License),后續更需要數據服務收費的模式(Service),單價+年費也讓高精地圖的價格保守預測將提升10~20倍不等。

同樣盯上這一市場的,除了擁有地圖業務優勢的高德和百度,其他車企、科技公司和創業新秀也開始入場。目前,全國擁有甲級測繪資質,即可以合法制作高精地圖的企業19家,除了四維圖新、高德、百度外,還包括滴滴子公司滴圖科技、上汽子公司中海庭、自動駕駛創業公司寬凳科技、Momenta等。

對于高精度地圖廠商來說,獲得甲級測繪資質是能否實現商業化的第一要素。但手握“船票”之后,搶先拿到落地訂單才是打開市場的關鍵。國泰君安(18.540, 0.00, 0.00%)證券研究分析認為,2019~2020年是高精度地圖落地關鍵時間窗口,訂單將持續釋放。

根據目前各大車企公布的自動駕駛規劃及產業調研,2021年或是L3級別的自動駕駛汽車量產元年。按照車企提前兩年采購地圖的慣例,高精度地圖訂單將于2019~2020年落地,新訂單的持續釋放將成為高精度地圖廠商股價的催化劑。

今年初,四維圖新與寶馬在自動駕駛方向聯手,簽署了面向L3+自動駕駛系統的自動駕駛地圖訂單,據悉2021年配備四維圖新自動駕駛地圖的BMWiNEXT將正式問世。而百度系的長地萬方拿下與長城汽車(8.180, 0.00, 0.00%)的訂單,高德地圖則拿下與通用凱迪拉克和吉利汽車的訂單。無疑2019年成為高精度地圖訂單密集落地的一年。

量產背后的挑戰

市場前景的確誘人,但高精地圖的大規模商用仍面臨兩大挑戰。

首先是如何降低高精度地圖的量產成本。高精度地圖投入的高成本集中于前期制圖的設備購買和采集工作。現階段高精度地圖的制作還無法做到完全自動化水平,人工的數據標定依然占據重要成分,導致量產成本高昂,而且生產成本隨著精度的上升而提升。

從技術路線來看,各家的打法也有所不同。百度更偏向于提供自動駕駛整套解決方案,在車輛上安裝激光陀螺儀、定位設備、各種傳感器設備等,用傳感器探測技術來增加精度,但研發投入也比較高。

高德則發起價格戰,宣布將以“成本價”提供標準化高精地圖,每輛車每年使用費用不超過100元,其技術路徑主要是依靠稍微低精度的傳感器+高精度的地圖與定位。

四維圖新與高德地圖路徑相似,采取“高精地圖+AI”的方式來降低成本。今年6月,四維圖新以搭載4個16線激光雷達、2個長距毫米波雷達和1個自主研發視覺感知算法的單目攝像頭的低成本、輕量級自動駕駛解決方案,拿到北京市自動駕駛路測T3級牌照。據透露,這一解決方案成本大約是友商的二分之一。

程鵬認為,目前各家的自動駕駛技術路線都不一樣,有些重度依賴激光雷達、有些重度依賴視覺,現階段多傳感器和多種技術路徑互為冗余,可以減少誤差,但也要考慮成本問題,十萬的車花一百萬裝傳感器,是消化不了的,所以一定有一個逐漸從高端到中低端量產的路徑。

“傳統產品可以說AI提高了效率,提高了用戶體驗,但在自動駕駛領域里,沒有AI根本不行。”程鵬表示。他認為,如今自動駕駛的傳感器包括激光、雷達、攝像頭、毫米波等,以往一個季度才發一個版本,有三個月的時間調整傳感器,現在變成了毫秒,沒有AI的地圖精度出不來、更新頻率上不來、公路安全級別就達不到。

高精地圖大規模商用另一大挑戰在于如何保證地圖的鮮活度。高精地圖包含靜態和動態兩層數據,靜態數據包含車道中心線、車道邊界線、參考點、虛擬連接線等,而動態數據包括天氣、地理環境、道路交通、自車狀態等需要動態更新的數據。在業界看來,動態數據才是未來高精地圖競爭的關鍵。

程鵬表示,四維圖新目前在L4上面臨更大的壓力,例如地面道路如何維護還沒有非常完美的解決方案。“面對中國900萬公里的道路,如何保證每一條路實時發現它的變化,實時變成一個數據庫、地圖,實時發布到每一輛車、每一部手機、每一個IOT設備,這是未來十年面臨的重大難題。”




責任編輯:周錦秀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11选五黑龙江一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