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經營快訊>正文內容
  • 新文創背景下,“內部創業”、切入電影發行的騰訊影業要走向何方?
  • 2018年04月26日來源:互聯網

提要:但互聯網發行領域,似乎已經是新貓眼與淘票票二分天下的局面。作為貓眼的投資方之一,騰訊自建發行團隊是要上演“內部競爭”么?

互聯網影業入局三年,阿里影業成為行業服務平臺,愛奇藝影業力挺文藝電影,騰訊影業則有一個“五年計劃”。

成立發行公司“騰影發行”、拿下古龍作品十年全版權全系列、合作新《終結者》第一部,制片人詹姆斯·卡梅隆、公布首批文化產品系列......

4月23日,站在UP2018騰訊新文創生態大會演講臺上,騰訊副總裁、騰訊影業CEO程武在發表了騰訊從“泛娛樂”升級“新文創”的開場演講后,緊接著,又發布了騰訊影業環節。

這屆大會的主題“向愛而生,”程武想必體會深刻。當晚,他發了條朋友圈,將騰訊影業,視為是布局泛娛樂業務矩陣,推動動漫和文學業務之后的又一次內部創業。

“因為影視的創制環節與互聯網的結合還屬于探索階段,從這個角度來說也是有非常獨特挑戰的一次‘創業’。‘創業’的這兩年多,也是也和腰疾持續戰斗的兩年多。但每次和創意團隊、合作伙伴一起打磨那些讓人感動的故事,總覺得溫暖滿滿,每次看著那些溫暖人心感動人性的作品在孕育成形,就覺得一切辛勞都是值得的。 篳路藍縷,砥礪前行,感謝有你!”

他記得6年前,自己首次提出以IP為核心的泛娛樂的概念時,“當時騰訊還沒有影視業務,很多時候我都要去解釋什么是IP。“”如今IP、泛娛樂已經成為一個行業普及性的概念。以IP為核心,游戲、動漫、影視、文學、電競等業務開始共生,在過去一年里,相關產業共創造了超過5000億的核心產值,在數字經濟中的比重超過1/5。”

這是宏觀視角的成績審視。具體到影視業務上,2015年騰訊影業成立,從“互聯網基因入局新兵”發展到2017年影業年度發布會的43個影視項目閃亮登場,過程中少不了摸索、試錯;當然,也少不了被不斷拿來與其他互聯網影業,甚至影視巨頭們做對比。

但 “勇氣”、“創造力”與“耐心”,是程武在采訪中多次強調的關鍵詞,如何看待騰訊影業的內部創業?包括騰訊影業在內,許多互聯網基因影業也都前后進入“三年大考”,各自的發展境遇如何?一起拍電影(ID:yiqipaidianying)試圖為讀者一一揭開謎底。

成立發行公司,騰訊影業向傳統影視公司看齊?

大約一周前,騰訊影業在朗園的辦公樓,屋內的臺階上人滿為患。有人發了微信朋友圈,“騰影發行分享發行知識,好好學習。”

騰影發行是什么?在今天的騰訊新文創生態大會上,程武給出了答案:騰訊影業旗下專注于電影發行業務的全資子公司。

至此,騰訊影業擁有創制、互聯網宣發、衍生授權和版權打造業務四大板塊。“就像騰訊做其他內容業務一樣,我們一定要具備自己的核心能力,才能更好了解這個產業,與合作伙伴以專業和共同的語言去進行對話,”程武認為。“所以你會看到我們有創制的布局,有IP版權和衍生授權的布局,當然我們也會希望在宣發領域有專業能力。”

在正式對外亮相前,騰影發行已經參與了《頭號玩家》中國地區的互聯網宣發,助推這部反映未來世界的電影取得超過13億的票房。程武介紹,騰影已經建立起覆蓋國內85%票房地區的發行地面網絡矩陣,既可以服務騰訊自家的項目,也可以為其他行業合伙伴提供發行服務。

但互聯網發行領域,似乎已經是新貓眼與淘票票二分天下的局面。作為貓眼的投資方之一,騰訊自建發行團隊是要上演“內部競爭”么?

“我特別希望和貓眼,淘票票能有更多深入合作。貓眼依托于互聯網票務平臺進入上下游,我們自己不會再去做一個票務平臺。”程武認為,騰影與貓眼的基因不同,“貓眼作為獨立公司有自己的布局,我不能代表他們進行發言;但騰影是依托于騰訊的內容生態,在宣發工作里一定會更多借助移動互聯網的平臺和工具,包括很多創意發行的模式。”

“我們希望騰影和騰訊影業的理念是一樣的:在新文創背景下,成為專注于優秀影視作品打造和宣發的開放平臺。”

新文創,被騰訊視為是對其6年前提出的泛娛樂戰略的升級,核心升級要點有二:

第一個升級點,更系統地關注IP的文化價值構建;第二個升級點,是塑造IP的方式、方法升級。

在一起拍電影看來,進入第三個年頭、擁有四大工作室,打通版權、宣發與衍生授權業務的騰訊影業,似乎內部架構越來越像是一家傳統的影視公司,還簽約了首批成熟編劇。

但不孤立做影視的理念以及背靠騰訊互娛生態體系,追求IP的跨領域打通共生,讓騰訊影業注定不會是一家傳統的影視公司。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今天發布會上,程武宣布騰訊互娛與古龍委員會達成10年全系列全版權的戰略合作。但全版權并不意味著壟斷,不僅騰訊影業、騰訊動漫以及騰訊游戲將會以古龍IP開展一系列的全新作品,57部作品的大體量更需要協同行業力量一起開發。因此程武與古龍之子鄭小龍現場發起了“江湖召集令”,邀請各領域合作伙伴共同建立新時代的武俠品牌。

擁有全版權開發權,解決了以往版權分散、IP孵化作品參差不齊的問題。“騰訊有相對完善的文學、影視、游戲和動漫板塊,具備自主開發能力,”騰訊互娛版權業務部IP中心總經理李明認為。

“但就像程武總所說,騰訊一直在搭建泛娛樂和新文創生態,各行業都有非常專業的合作伙伴。因此我們會與古龍委員會架構好大的世界觀,在這個框架下邀請最優秀的創作力量合作打造精品,這是一個有總括也有開放的生態。”

當騰訊影業在內容領域發力時,行業內老牌的影業公司如華誼,卻在綜合型傳媒公司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不僅影視、實景娛樂與互聯網娛樂三大主營業務聯動,而且也在英雄互娛等游戲公司身上嘗到投資甜頭。

這些現象背后,是互聯網公司入局影視后帶來的行業良性變化:互聯網影業開始尊重并深耕內容,而傳統影視公司更多把互聯網思維運營到戰略布局中。

互聯網影業三年考:曾經的“新兵”已經找到方向

“騰訊應該還會在這個圈子里待一段時間,”當天聽完程武關于騰訊影業環節的發布,這是一位影視業內人士的觀感。《流星花園》《古董局中局》《爵跡2》《拓星者》.......2018年騰訊影業要上映的影視項目多達15部。這似乎也是騰訊影業兩年多來,不斷發布新項目及項目階段性進展后,首次對于“當年上映”作品的集中發布。

對比看往年的發布,兩年后,上映數量明顯提升;當然,其中有不少項目依舊是參投為主,但也逐漸開始出現像《慶余年》《古董局中局》這樣主控制作的作品。當然,最值得關注的還是,一些在過去兩年發布的項目片單正在落實中——以一個非互聯網化的速度。

程武去年接受筆者采訪時曾明確表示,騰訊影業不會生產PPT項目,但也絕不會“趕鴨子上架”:“一部好的作品像《阿凡達》這樣的,可能需要8-10年周期,當然這是比較極端的例子,但還是要本著對作品負責、對用戶負責的態度。”

BAT等互聯網公司入局影視圈,一晃就過去了三年。還記得當初質疑聲四起,有人覺得純屬玩票,也有人認為未來所有影視公司都要為BAT打工。

如今,外界爭議依舊存在,人們對于頂著大公司光環的互聯網影業審視更為嚴苛,“缺少代表作”、“不懂內容”、“人才培養計劃成功率低”等言論甚囂塵上。

但在筆者看來,互聯網影業正在逐步摸索出各自的特色,開始成為行業內的一部分。

去年上影節,前任阿里影業董事長俞永福不再發布項目片單,而是宣布阿里影業要做影視行業基礎設施的服務平臺。從《一條狗的使命》、《戰狼2》到今年的春節檔、北影節,阿里影業更多參與電影投資、互聯網宣發和票房大數據等環節,內容方面,“繼續做少量內容、不以擴量為目標,不與內容方構成競爭關系”。這符合阿里的電商基因。

基于視頻基因的愛奇藝影業相對低調,但仔細查看片單會發現,與Netflix、亞馬遜入局的模式類似,扶持與打造精品藝術電影是他們正在走的路線。盡管也會投資像《三人行》、《神探蒲松齡》這樣的商業片,但出品《黑處有什么》《八月》《芳華》《相親相愛》《冥王星時刻》等影片,似乎在驗證愛奇藝瞄準高格調獲獎影片的選片口味。

尚未改名為樂創文娛前的樂視影業,是互聯網影業中最像傳統影視公司的,擁有穩健的發行團隊,出品項目的票房成績幾乎片片過億。只是由于母公司風波不斷,影業方面多少受到一些品牌上的影響。對創始人張昭而言,更名成樂創文娛一方面是為了和樂視體系做區隔,另一方面也更加堅定了做分眾品牌的理念,“創辦樂視影業就是通過分眾化把產品逐漸逐漸的改造,逐漸打造系列化的能力”。

另一個坐擁視頻平臺、騰訊影業的兄弟公司企鵝影視也做得風生水起。在內容打造方面,基于騰訊視頻平臺的企鵝影視也參與出品了《無問西東》、《捉妖記2》等熱門影視項目,但更適合與愛奇藝、優酷等平臺自制做對比。

而騰訊影業背靠擁有文學、游戲、動漫等板塊的騰訊互娛,是IP內容思路,一方面追求影視項目要深入創制、宣發等各環節、內容本身,這使得它越來越像一個傳統影業公司裝備;另方面又追求IP的跨領域打通共生,這是騰訊互娛一貫的泛娛樂打法。

回過頭來看騰訊影業,似乎很難用一句話定義。從歷年發布的項目上看,既有《藏地密碼》、《古董局中局》等熱門大IP,也有眾多像《拓星者》、《地球最后的夜晚》、《中邪》等新類型電影,尤其是對于年輕導演的探索性項目,騰訊影業始終保持關注,正如程武所言,“年輕、獨特、高品質和連接,這是我們希望塑造的內容標簽。

探索一定程度上意味著不斷試錯,“我也希望今天播種,明天就豐收,但這不符合行業規律啊,”程武接受一起拍采訪時說。

做一家能夠真正生產優質內容的影視公司,對業內從業者以及任何領域的闖入者都沒有捷徑可言。一起拍電影(ID:yiqipaidianying)隨手列舉了一些近年成立、成績還不錯的主流影視公司,發現多數公司從成立到推出具有一定影響力的作品,都需要3到5年的時間。

程武也期待騰訊影業能以5年為一個周期,“希望在2020年底時,騰訊影業有比較多有品質的作品上線,目前無論內部團隊打造還是與合作伙伴磨合,都需要時間。第一個五年結束,我們將進入一個初步的收獲期。”

騰訊要做一家怎樣的影視公司?

今年,程武在騰訊up大會上提出新文創概念,希望在升級的生態下,騰訊影業的影視作品以及IP開發能承載更大的文化價值。他總結新文創時代的數字文化,核心要素在于從內容升級到體驗升級;可以動態發展、由用戶廣泛參與;追求文化價值與產業價值的良性循環。

乍看這是非常抽象的概念,但舉一些例子便很好理解。從影業角度由泛娛樂升級為新文創,一方面是娛樂性之外,更加系統地關注IP文化價值的構建,推動文化價值和產業價值的相互賦能。《慶余年》《古董局中局》以及《藏地密碼》等反映東方文化的作品,會是未來騰訊影業重點發力的方向之一。

“作為《慶余年》的忠實’書粉’,我去劇組探班時他們送了我一塊提司的腰牌,我很開心,”程武笑著說。在他看來,《慶余年》的迷人之處也在于小說中蘊含的中國傳統文化。

另一方面則是塑造IP的方式與方法的升級。在程武看來,做文化從來不是孤立和封閉的存在,而是互聯互通,讓用戶參與其中并承載情感。比如騰訊互娛大熱的游戲《王者榮耀》,不僅宣布與《全職高手》作者蝴蝶藍推出小說《王者時刻》并開發劇集,還推出“創意高地”,吸引上萬名用戶圍繞IP進行創作。

今年年初,王者榮耀敦煌主題的新皮膚上線,“我們與敦煌研究院發布了數字保護方案,還將推出《王者榮耀》數字供養人計劃,讓普通觀眾也可以參與到敦煌文化的保護與傳承中,”程武表示。

從泛娛樂到新文創,程武說了四點變化,最后強調了一點不變。“唯一不變的就是更持久的耐心。真正的IP不是炒作出來的,而是一步步生長出來的,打造一部好作品都需要多年的精心雕琢,也需要更加開放的行業連接與協作。”

對外,這也許意味著向更多業內公司取經。在今年的up大會上,騰訊影業同樣宣布了多個新伙伴:與萌樣影視總裁、金牌制作人柴智屏開啟三年8部影視項目的打造計劃,與TMP、光大控股進行戰略合作,計劃購買10-20部項目并提供宣發服務;與skydance media在電影、IP改編、VR等方面形成戰略合作。

對內,則是不孤立做影視。程武再一次強調了騰訊影業不孤立做影視有含義:將影視與新文創各個領域聯系起來,打造開放平臺;做文化產品基于人類思考與社會關懷,凝聚社會共識。

“如果純粹為了商業利益,那我們就不做影視了,”他并不諱言。眾所周知,每年中國上映的幾百部院線電影里,能賺錢的也不超過10%,電影從來都不是什么回報率優渥的一個行業。提出新文創概念,是騰訊互娛自身業務發展的必然,是文化產業在中國發展趨勢的必然,也是騰訊作為一家大公司的社會責任使然。

“當然,”程武補充道,“做得好的文化產品,一定是產業價值和文化價值都很高,才可能成為IP,才可能成為世界級作品。



責任編輯:周錦秀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11选五黑龙江一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