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深閱讀>正文內容
  • 東方盛虹豪賭一體化項目 資金缺口過大或成“不可能任務”
  • 2019年10月23日來源:中國網財經

提要:東方盛虹自2018年借殼上市以來,就因為民企借殼國有上市平臺登陸資本市場的噱頭而備受關注。

東方盛虹自2018年借殼上市以來,就因為民企借殼國有上市平臺登陸資本市場的噱頭而備受關注。

2019年3月份,上市公司耗資10億元收購盛虹煉化,對外稱欲發展“盛虹1600萬噸/年煉化一體化項目”(下稱一體化項目)。該項目總投資預算經過兩次縮水后目前定為677億元,據稱2021達產后能實現年營業收入約925億元,凈利潤約94億元——這意味著如果項目依規劃建成投產,2年后東方盛虹的盈利能力將翻上11倍。

這是一筆和東方盛虹本身規模極其不匹配的買賣。根據上市公司2019年半年報,其凈利潤僅7.96億元左右,公司賬面上所有非受限貨幣資金一共僅40.84億元。677億元的項目建設資金如何湊夠?盡管東方盛虹在借殼后不斷進行資本運作籌措資金,截止目前的成果連總投資預算的零頭都不夠,而計劃建設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分之一。

677億元的豪賭

2018年8月,國望高科借殼國企上市公司東方市場登陸資本市場,這成為民企借殼國有上市平臺上市的罕見案例。重組完成后,國望高科成為東方市場的全資子公司,實際控制人變更為繆漢根、朱紅梅夫婦,后東方市場改名為東方盛虹,主營業務變更為以民用滌綸長絲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為主,以電力、熱能、營業房出租、房地產開發、平臺貿易為補充的業務模式。

2019年3月,東方盛虹以10.1億元現金完成對盛虹煉化(連云港)有限公司(下稱盛虹煉化)100%股權收購。盛虹煉化是上述一體化項目的實施主體,原實際控制人也是繆漢根、朱紅梅夫婦。

根據當時公布的《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本項目總投資估算為774.7億元,其中建設投資為696.66億元,建設期利息為34.77億元,流動資金為43.32億元。范圍包括1600萬噸/年煉油、280 萬噸/年的對二甲苯(PX)、110萬噸/年乙烯以及儲運、公用工程和相應配套設施和原油、成品油、液體化工、煤、散雜貨碼頭及廠外工程。預計2021年建成投產。

根據東方盛虹2019年半年報顯示,盛虹煉化從并表日期到2019年上半年,合計實現凈利潤為虧損284.89萬元。2018年該公司的營業利潤為-2199.22萬元,歸母凈利潤為虧損2168.83萬元。截止2018年底,盛虹煉化資產總計11.81億元,負債合計2.75億元。

由于項目投資額的巨大壓力,一體化項目總投資預算已經被縮減過兩次。

2017年3月份,環保部官方網站曾披露了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的環境影響報告書,彼時該項目總投資額為830.7億元。

2019年3月公布的《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顯示,本項目總投資估算為774.7億元,其中建設投資為696.66億元,建設期利息為34.77億元,流動資金為43.32億元。

2019年8月初,東方盛虹發布《關于優化調整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分建設內容的公告》,再次下調該項目的投資規模,總投資預算由774.75億元縮減至676.64億元。相較于該項目最初的投資額,已經縮減了154億元。

另一個壓力來自時間。根據東方盛虹的介紹,該項目已于2018年12月14日開工建設,截止2019年上半年,盛虹一體化項目的進度為1.66%。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三分之一,留給東方盛虹的任務是艱巨的。

多渠道瘋狂籌措資金

如此巨大的投入,項目的資金來源就備受關注。根據東方盛虹的項目書,該項目的資金來源為自有資金、自籌資金。

在公布該一體化項目后,東方盛虹也開始了通過多種渠道為盛虹煉化籌集資金。

2019年6月3日,東方盛虹公告,公司擬非公開發行不超過公司總股本20%的股票,募集資金50億元。

2019年上半年,公司還公告將發行總額30億元的綠色公司債券,9月30日,該綠色公司債券第一期(19盛虹G1,114578)成功發行,實際募資金額為10億元。

除了定向增發和發行債券,東方盛虹還成立了產業基金。據東方盛虹6月14日的公告顯示,為加快推進盛虹一體化項目,公司決定投資設立連云港盛虹煉化產業基金,據悉,東方盛虹產業基金募集資金規模為人民幣25億元,其中公司為有限合伙人,認繳出資額2.5億元,占比10%。

目前,關聯方也在為東方盛虹輸血。9月26日,東方盛虹對外公布,公司獲得了關聯方提供的無償借款20億元。據了解,此次向東方盛虹借款的是盛虹(蘇州)集團有限公司(下稱盛虹蘇州),該公司由繆漢根、朱紅梅夫婦實際控制。

為促進資金的回籠,東方盛虹還一度展開瘦身計劃。

1月6日,東方盛虹發布公告,公司將通過產權交易機構,以“股權+債權”的形式,以6.83億元為底價,一同轉讓持有的蘇州絲綢置業有限公司100%股權及債權、吳江絲綢房地產有限公司90%股權及債權。

2月1日,東方盛虹又發布公告,公司與吳江嘉譽簽訂《產權轉讓協議書》,擬以5561萬元,將所持春之聲商業廣場72套商鋪及1家電影院產權全部轉讓。

資金缺口過大 或成“不可能任務”

為了一體化項目,東方盛虹可謂拼盡全力。但東方盛虹真有可能順利完成這么大體量的項目嗎?

先看一下東方盛虹自身的財務狀況,2016-2018年,東方盛虹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38.82億元、162.99億元和184.40億元,盡管呈現出逐年上升的態勢,但從歸母凈利潤來看,公司2018年的業績開始下滑。

2018年,公司實現歸母凈利潤8.47億元,同比2017年的14.29億元下降了40.75%。

從負債角度來看,2019年上半年,東方盛虹的負債規模大幅增加。由2018年底的89.12億元增加至173.42億元,其中有息負債由72億元增加至131.56億元,增長幅度幾近翻倍。

從有息負債的構成來看,公司的短期借款和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在2019年上半年不同程度的增加,兩項合計達到81億元,償債壓力陡增。而公司賬面上雖然近47億元的貨幣資金,但相對于債務規模來看,還是顯得捉襟見肘。

石油、PTA和MEG價格的大起大落,造成化纖企業的周期性較為明顯,由此,打通上下游,穿越周期波動,是許多化纖企業追求的目標。在東方盛虹四處籌資的時候,國內從事化纖行業的恒力石化、桐昆股份、恒逸石化、榮盛石化等企業,也開始紛紛向上游進軍,布局相關產業鏈。從這個角度而言,即使東方盛虹的一體化項目如期在2年后成功建成投產,也將面臨行業產能過剩和競爭加劇,但首先,東方盛虹得能真的建成一體化項目。

對于東方盛虹一體化項目的進展情況,記者將繼續關注。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11选五黑龙江一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