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物流-交通>正文內容
  • 摩拜單車投入成本 創始人稱現階段還不考慮盈利
  • 2016年12月12日來源:投資者報

提要:面對互聯網發展時代,我們通常見到不知道盈利模式,先不計成本獲得流量再說的創業模式,過去的確有滴滴、餓了嗎等成功案例,這次以摩拜單車為代表的“單車共享經濟”能否再次復制成功軌跡。

摩拜單車成得了大事嗎 創始人說“先干了再說”

面對互聯網發展時代,我們通常見到不知道盈利模式,先不計成本獲得流量再說的創業模式,過去的確有滴滴、餓了嗎等成功案例,這次以摩拜單車為代表的“單車共享經濟”能否再次復制成功軌跡。

最近街頭路邊隨處可見的那款橙色的摩拜單車突然火了起來,無論是在地鐵站出口,還是在辦公集中區,隨時可以看到小橙車的身影。

這款摩拜單車創始人是胡瑋煒,此前,胡瑋煒曾對媒體表示,初創摩拜的目標是,讓一個城市更適合騎行,讓更多人在0-5公里的出行范圍內選擇單車。

毫無疑問,這款不需要到指定地點辦卡,也沒有停車樁,只需要繳納299元押金即可使用的單車解決了市政自行車的很多痛點。但其定位不準、找車困難、車身重、騎起來費力,自行車受人為損害嚴重等問題也隨著自行車的鋪設而浮出水面。

近日,記者向摩拜單車方面發送了一份采訪提綱,內容包括:如何改善用戶體驗、盈利時間表等方面內容,但對方并未給出相關回復。

記者轉型去創業

作為摩拜單車的創始人胡瑋煒顯然處事風格比較低調。據公開資料顯示,胡瑋煒出生于浙江東陽,2004年,她畢業于浙江大學城市學院新聞系,隨后便進入《每日經濟新聞》經濟部成為一名汽車記者。后來又去了《新京報》、《商業價值》和極客公園做科技報道。

為何一個記者會選擇創立摩拜單車?胡瑋煒在一次媒體采訪中說道,2014年,她回到杭州虎跑,想要騎行,希望能租一輛公共單車,但辦卡小崗亭關門,最后這次希望中的騎行沒有成功。

同樣是2014年,胡瑋煒在瑞典哥德堡再次遭遇了租賃公共單車失敗的經歷。

辦卡程序復雜、時間固定、手續繁瑣等是市政自行車共有的痛點。胡瑋煒忍不住吐槽道:“互聯網發展到現在,難道不是應該平等、便利、共享,哪怕我在地球另一端要輛單車也能實現嗎?”

據胡瑋煒介紹,初創摩拜的目標是,讓一個城市更適合騎行,讓更多人在0-5公里的出行范圍內選擇單車。

說干就干,胡瑋煒迅速從汽車朋友圈里拉了一支團隊。2014年,摩拜單車項目成立,2015年1月份,摩拜科技成立,并擁有了自己的自行車制造工廠。2016年4月22日,摩拜單車正式上線,并在上海投入運營,9月1日,摩拜單車正式宣布全面進入北京。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職業經理人王曉峰加入了摩拜單車,并擔任CEO一職,據了解,王曉峰在加入摩拜單車之前,曾擔任Uber上海區總經理一職,他的加盟使得摩拜單車受到了市場更多關注。

就想解決城市自行車痛點

創業的過程并不簡單,最初,胡瑋煒只是想做一個平臺,將單車等硬件制造都外包出去,但所有供應商都不愿意接單,“他們甚至連報價都不愿意。”胡瑋煒對媒體表示。對于傳統自行車廠商來說,胡瑋煒提出的要求意味著要重新調整生產線、重構市場供應鏈等,投入非常之大。廠商不愿意接單,胡瑋煒只好自己建廠,自己制作單車。

當時胡瑋煒對自行車提出了幾點設計要求:一是實心輪胎,不用擔心爆胎;二是沒有鏈條,不用擔心掉鏈子;三是車身要全鋁,不用擔心生銹。在經過好幾輪的設計比較后,最終,一個愛好騎行的汽車設計師的設計方案被采用。

摩拜單車的使用方式很簡單,只需要在應用商城下載客戶端,注冊并交納299元押金即可。通過APP,用戶可以看到附近的單車,并可以提前預約,或者直接掃碼開鎖,每半個小時只需花費1元錢。“方便與便宜”是摩拜單車團隊考慮各項細節的根本因素,“這是公共自行車的核心價值。”王曉峰曾對媒體表示。

確實,相較于傳統市政單位在市區鋪設的自行車相比,摩拜單車解決了非常多的痛點。首先是直接降低了使用門檻,以北京市為例,如果用戶需要使用市政自行車,那么首先要去指定網點辦卡、交納押金,才能使用,在退卡時,還要再走一次上述流程。而摩拜單車則只需要在網上注冊并交納押金。顯然后者更為方便。

此外,摩拜單車還省去了固定停車樁的設計,允許用戶將單車隨意停放在路邊任何有政府畫線的停放區域,只要手動鎖上單車,放到路邊用戶就可以離開。而如果是普通的帶有停車樁的市政自行車,停車的時候還要找到有空位的停車樁,不然無法完成還車行為。

這些便利為摩拜單車贏得了用戶,雖然目前摩拜單車方面并未披露出大致的用戶數據,但隨處可見的跑在路上的標志性橙色單車,說明至少已經有相當一部分用戶開始嘗試使用摩拜單車解決自己出行“最后一公里”的問題。

單車的損毀率在于可控范圍

近期,記者也體驗了一把摩拜單車,但發現了諸多問題。首先是找不到自己預約的車,“騎車5分鐘,找車半小時”,這個段子最近在網上風靡一時,摩拜單車的定位系統一直被眾多使用者所詬病,找車的時間比騎車的時間還長,本來是希望騎車能節省時間,但最后并未達到初衷。

此外,記者曾嘗試通過掃碼的方式進行開鎖,令人神奇的是,手機客戶端上顯示開鎖并未成功,但實際上自行車的鎖已經打開了,這樣很容易造成公司方面的損失。此外,在騎車過程中,發現車體比較笨重,并不太好騎,據了解,摩拜單車的體重為25公斤,是一般自行車重量的2倍。據摩拜單車方面的解釋,車的材質使用的是SC-7000超強航空鋁合金,比普通自行車的車架安全兩倍。輪胎都是實心的,此外,車用的是軸承而并非鏈條傳動,也使得車不容易壞。胡瑋煒曾對媒體表示,“摩拜單車的使用壽命,駕駛人騎行安全,都比舒適性更重要。”這或許也是單車設計的初衷。

不過在今年10月份,摩拜單車方面還推出了Mobike Lite,相對于此前布局的摩拜單車,新的車型顯然更為輕巧,并設置了車籃,方便性有所提升,這款新的單車還對半小時的單價做出了下調,每半小時僅需0.5元。

此外,摩拜單車還面臨道德風險,近期一篇題為《摩拜單車在上海運營3個月后,創始人哭了……》的文章在網上瘋傳,文章的內容表明了自摩拜單車正式運營以來,人為損壞的情況不斷發生,包括被偷竊、被私藏、被打砸毀壞、甚至占道停放影響市容等。此外,還有人在摩拜單車上張貼小廣告,嚴重影響了單車的美觀。據了解,廣州地區的摩拜單車人為損毀率大約在10%左右,胡瑋煒近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是很正常的,我們最初就預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當初在設計產品的時候,已經設定了損耗率,現在這些都還在損耗率的范圍內,完全可控。”

值得關注的是,摩拜單車方面也建立了一套信用機制,每位用戶在注冊之初,均擁有100信用分,每騎一次,增加一分,舉報他人不按規則用車則增加一分,如果用戶有違章停車的行為,那么將一次性扣除20分,而當信用分數低于80時,用車單價將提高到100元/半小時,如果忘記上鎖導致單車遺失,則需賠償2000元。這個信用機制至少能夠從制度上規范用戶對摩拜單車的使用行為。

12月6日,一位因將摩拜單車搬回住處的男子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代價,這名男子被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處以拘役三個月、緩刑三個月,并處罰人民幣1000元,這也是摩拜單車失竊的首個案件。這或許為減少摩拜單車被人為損壞開了一個好頭。

現階段還不考慮盈利

2016年,迅速風靡的摩拜單車雖然面臨著種種問題,但實際上資本涌入的速度不減,據《投資者報》記者統計,自2015年獲得第一筆來自愉悅資本投入的數百萬美元的A輪融資以來,摩拜單車總計至少獲得了5輪融資,總融資金額約數億美元。投資者包括:紅杉資本、騰訊等大牌投資主體。

實際上,共享單車早在2014年就出現了,最早的應該是由北大學子戴威和他的團隊創立的“ofo共享單車”,主要致力于解決校內的出行問題,2015年9月份正式上線,目前已在至少7所高校設置了單車,用戶只需要證明自己是該校的學生、老師或者校友即可以使用ofo共享單車,費用與摩拜單車差不多。目前,ofo共享單車已獲得了8輪融資,具體融資金額并沒有披露,預計總投資量至少是千萬美元級,股東力量也不可小覷,包括滴滴、小米在內都參與了領投,特別是滴滴的投資,使得各方人士對于ofo共享單車的未來發展備受關注。2016年11月份,新一代小黃車ofo3正式推出,并希望能從校園走向城市。毫無疑問,ofo共享單車將成為摩拜單車的主要競爭者之一。

此外,阿里方面也聯合新推出的騎唄,切入共享單車領域。騎唄與阿里直接的結合主要是在支付寶的芝麻信用領域,兩者捆綁進一步規范用戶的騎車行為。

看起來,共享單車的領域非常熱鬧,在行業仍未有清晰盈利模式的時候,各路資本都爭相進行投資,從側面也說明了投資機構對共享單車的前景非常看好。各投資主體的進入,市場競爭也將進入白熱化,不過目前來看,無論是資本支持還是政府方面的支持,摩拜單車相對于其他單車都略勝一籌。

現階段最重要的任務是鋪設盡可能多的單車,在主流城市迅速搶占市場占有率,摩拜單車CEO王曉峰在近期的媒體采訪中表示,公司現在的目標是每個城市投放10萬輛單車,目前,摩拜單車已進入上海、廣州、北京、深圳及成都5大城市,“下一個城市會很快宣布,速度和廣度是摩拜單車很看重的。”王曉峰對媒體表示。

此外,摩拜單車還獲得了上海市政府、廣州市政府等來自政府機構的支持,這些支持包括畫線增加摩拜單車的停車點、如果發生規模性偷竊,公安力量將幫忙尋找等。

實際上,摩拜單車自推出以來投入并不少,據了解,第一代摩拜單車的造價就高達6000元一輛,而后雖然造價有所下降,但至少也需要1000元,這樣一來,如果在一個城市投放10萬輛單車,那么僅自行車成本可達1億元以上,而半小時1元或者半小時0.5元的價格顯然無法擁有自我造血功能。

胡瑋煒也不避諱盈利問題,她表示,摩拜才推出幾個月的時間,正處于“嬰兒”發育期,現在談盈利的問題為時尚早。“我們的創業團隊還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對于未來的計劃,“我們只有大方向,只知道3個月內要做的事情,至于未來如何盈利,我覺得這應該是產品逐漸完善之后考慮的問題。”



責任編輯:徐琳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11选五黑龙江一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