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一言堂>正文內容
  • 蹭電競奪冠熱點,能讓培訓市場亂中掘金嗎?
  • 2018年09月06日來源:搜狐

提要:無論電競入亞在社會上引發了樂觀或是悲觀的探討,電競行業越來越被公眾熟知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雖然電競市場在主流媒體上遇冷,但卻抑制不住市場逐漸爆發的潛能。

曾幾何時,亞運會金牌這樣的新聞,是要被通篇累牘報道、喜大普奔傳播的。

不過在雅加達亞運會的電子競技賽場上,中國選手的兩金(一銀)卻似乎“低調”了很多,央視體育頻道始終沒有直播,主流媒體也只見零星報道,這番情景與社交媒體上的熱烈探討形成了不小的反差。

有網友說,可能是因為這一屆亞運會的電子競技比賽只是表演項目,不會計入獎牌總榜,所以央視不太關注;也有網友表示,電競終究無法登上大雅之堂,電視臺的態度也就決定了大環境下,電競即便登上亞運會正式比賽舞臺,恐怕也很難得到認可和肯定——因為在太多人眼里,電競和玩游戲早就被深深地劃上了等號。

無論電競入亞在社會上引發了樂觀或是悲觀的探討,電競行業越來越被公眾熟知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雖然電競市場在主流媒體上遇冷,但卻抑制不住市場逐漸爆發的潛能。尤其在電競選手、賽事舉辦方、贊助企業等利益相關者的背后,還有一個市場也因為電競的熱絡興奮莫名,這就是電競培訓機構。

“你知道這一年來有多少IT培訓機構轉型做電競培訓嗎?你知道現在有多少網吧號稱也在做電競培訓了嗎?”一位業內資深人士談到這個話題,無奈地表示,電競培訓行業的亂象很少為外人熟知,而電競市場發展的好與壞,除了政策層面和市場化運作的影響,相關培訓市場的良莠也在起著重要的作用。

電競培訓因“入亞”話題再度火爆

對于電競培訓行業來說,2017年可謂中國電競教育培訓元年。全國已有20多所高校開設了這一專業,包括北大、中傳、中傳南廣學院、四川傳媒大學等;另外在職高技校的名單里還有一家則是大名鼎鼎、聞名遐邇——藍翔技校。而民間的電競培訓機構,據不完全統計在去年底已達1000多家。這讓我們不由心生感慨,也讓一些新入局者驚呼——電競培訓是一個藍海!

上述業內人士舉例,他所在的成都市就有一家具有一定規模的網咖在2016年初轉型電競培訓,當年僅招收的在線短期單科培訓班,學員就多達9000余名,僅按照每人最低588元培訓費計算,年收入就超過了530萬元,這還不算其開設的實訓高級班課程。

“去年確實挺火的,但從今年初開始,我們發現報班的學員明顯在減少。”在廣州從事電競培訓行業近三年的李納告訴懂懂筆記,前兩年電競培訓行業爆發之后,去年下半年開始新入局的電競培訓機構一下子多了起來,“尤其那些正規的大專院校也開辟了電競培訓課程,大家都在搶生源,行業競爭太激烈了。”

從李納所在機構提供的數據來看,去年一年共開設了六期“英雄聯盟”培訓班,每期都是50人,訓練期為45天,每人收費4988元/月。他表示,鑒于自家機構缺乏職業聯賽教練背書,這個收費標準在業內屬中下游水平。然而從今年開始,報名培訓班的學員人數少了許多,截止8月份,“英雄聯盟”培訓班僅開了三期,沒有一期是能夠招滿50人的,第一期是23人,第二期是16人,第三期是21人。

“如果電競入亞的話題持續發酵,或許想要成為職業選手的游戲玩家就會增多,市場競爭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激烈吧。”李納坦言,這對于他們這類處在競爭劣勢位勢的中小電競培訓機構而言,無疑是利好消息。如果自家能借助話題宣傳到位,或許還能就此把業務做得更好。

他打開電腦指著網上關于電競入亞與選手奪金的搜索條目表示,這幾天公司已經聯系了好幾家網絡推廣機構,希望能夠在百度、搜狗和360等主流搜索引擎上做一些推廣,將培訓項目與部分電競話題進行結合,優化相關的搜索關鍵詞。

然而,想借助大勢搞電競培訓吸金的,不止專業的電競培訓機構。一些從事傳統IT培訓的電腦學校(培訓機構),也在開始摩拳擦掌,想借電競這股春風完成轉型。

“暑期剛開始我們已經開了好幾次內部會議了,討論開辦電競培訓課程的可行性。”沈灝是粵東某老牌電腦培訓機構的市場負責人,他所在的機構從2003年開始就一直從事軟件編程培訓,近兩年來已面臨很大的發展瓶頸,急需開拓新業務。

沈灝表示,近年來不少大中專院校都開設了編程相關專業,他們這樣的電腦學校已經不受歡迎。因此,公司高層幾個月前就想借電競入亞這一契機,開辟新的電競培訓課程,逐漸替代掉傳統編程教學,轉型成為一家職業的電競培訓機構。

“比起一開始就是電競培訓的機構,我們的經營思路是更看重職業選手的輸送途徑。”沈灝說,盡管轉型電競培訓行業,但他們依舊會延續電腦學校職業輸送的模式,在與部分游戲公會、電競團體敲定人才培養目標,再著手開展招生宣傳。

在很多已經或者即將轉型的培訓機構看來,巨大的市場人才缺口是他們最大的機會。以《電子競技》雜志發布的《電子競技行業人才供需調查報告》為例,國內只有不到15%的電競崗位處在人力飽和的狀態。經過計算,目前國內電競人才缺口大致在26萬,預計到2020年整體的從業者規模可能會達到57萬人。

沈灝所在機構也是做了不少前期調研工作后決定轉型的。但是根據他們市場人員這兩個月來的調查發現,目前想借電競入亞話題,進軍電競培訓行業的傳統電腦培訓學校著實不少,有的已經早在暑期前就開始放出電競培訓班的招生簡章和廣告了。“看來大家的路子都差不多,畢竟面對著電競市場幾百億的市場容量,誰不想分一杯羹?”

電競入亞與選手奪金,的確讓不少游戲玩家與職業選手為之興奮。而電競培訓機構、電腦培訓學校想蹭熱點擴大規模、多招學員,也在情理之中。然而從很多機構蓄勢待發的趨勢看來,電競培訓行業恐將迎來新一輪惡性競爭與洗牌,這里面誰是鯰魚,誰又是在渾水摸魚?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相關培訓機構之外,還有不少業余“玩家”也想蹭電競入亞的熱點,開展、推廣相關的培訓業務,他們又是誰?

“生意人”都想擠進電競培訓圈

“玩游戲,有目標才有意義。”

位于深圳坂田的一家網吧門口,幾名工人正在懸掛一條紅色的橫幅,橫幅上顯眼的印著:“祝賀中國電競隊亞運會勇奪兩金一銀”。網吧老板何旭告訴懂懂筆記,這條橫幅,是前天才火急火燎讓廣告公司趕制出來的。

盡管他只是一名生意人,但電競入亞、選手奪金著實讓他感到興奮。他表示自己的網吧一直想操作電競培訓這塊業務,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在自家的網吧里培養出專業的電競選手,同時讓網吧盡快完成轉型。

“來網吧上網的年輕人,基本上都是玩游戲的,這就是苗子。”何旭表示,他們希望通過在網吧宣傳亞運電競的相關新聞,能讓玩游戲的年輕人有個目標,至少不會顯得那么玩物喪志。

何旭的計劃是,通過在自家的網吧舉行一些小型賽事,招募一批游戲高手,或者是準職業選手,為普通玩家“帶路”。同時通過免費上網、獎金等方式,吸引一些高手和網吧合作,成為支撐培訓業務開展的啟蒙“講師”。

“培訓自然不是無償的,我的目標是那些想將電競作為事業的玩家群體。”何旭的計劃步驟,是先引入一些較為基礎的電競培訓內容,例如“LOL”和“農藥”的一些進階玩法和技巧。

若因此能夠吸引更多年輕人開卡辦卡,對于生意人的他來說,自然更是一件好事。因此在決定開班這個基礎培訓班后,無論能否馬上招到學員,他都想要盡快把市場宣傳做出去。

“因為這個電競入亞的話題很熱門,同行都開始蠢蠢欲動。”何旭表示周邊好幾家網吧也都掛出了“二金一銀”的相關宣傳廣告。如果不及時搶占話題推動培訓,很可能就會讓其它同行捷足先登搶了噱頭。

同樣在“覬覦”電競培訓市場的,還有不少攢機商家。

在某電商平臺上看到,我們一家銷售組裝電腦的商家稱,為了慶祝中國電競代表隊在亞運會奪得佳績,購買游戲主機的買家,都可以獲得一套專業的電競培訓視頻。

“購買產品后還能加入我們的群,有專業電競選手分享最新的戰略打法。”為了讓懂懂筆記下決心購買其游戲主機,客服還截圖了部分交流群的對話內容,更聲稱購買配置最高的主機套餐,還贈送線上電競培訓平臺的課程年卡。“我們廠家是和幾家電子競技專業機構有合作的,如果對電子競技有興趣,我們也會給用戶一定折扣參與這些機構的專業培訓。”

有不具名電競領域業內人士表示,早在今年六月初,部分媒體報道雅加達亞運會新增電子競技之后,就有不少游戲相關的行業機構,希望借助這一熱門話題開設培訓業務,直接或間接吸金。

盡管電子競技并非打打網游那么簡單,但該人士還是擔心入亞運會后的電競市場會如互聯網發展之初,滋生大量行業泡沫,培訓行業亂象橫生,最終要么“樹大招風”迎來監管,要么幾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誰都發展不起來。

電競不是玩,成為工作很辛苦

“電競入亞也好,選手奪金也好,對很多普通游戲玩家的生活影響并不大。”

談到不少培訓機構、商家都在借電競話題,推廣相關的培訓和競技課程,楊海龍(化名)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作為一名專業電競選手,他告訴懂懂筆記,電競離普通游戲玩家的生活,并沒有那么近。

“就拿體育競技來說,不少人都喜歡踢球或者游泳,但能真正成為職業選手的并不多,因為太苦了。”楊海龍坦言,從玩游戲到成為電競選手,之間的跨度太大,“電競是同樣的道理,職業選手并不多,大部分的愛好者都是娛樂為主。”

他表示,電競職業訓練十分辛苦,除了要熟悉游戲角色的玩法之外,還要懂得如何同隊友配合,培養彼此間的默契。戰略也需要時時總結更新,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之外,都是類似的、重復的訓練,“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把玩游戲變成工作后,你很難再說是有樂趣了。”

在楊海龍看來,不是說把游戲愛好者約在一起,隨便找個網吧“開黑”,找個所謂高手“帶路”,時間長了就能成為職業選手,還能組成專業競技團隊。“這路子本身就有問題,任何高精尖的電競團隊,都是從參加小型賽事開始,層層鍛煉出來的。”

而楊海龍的觀點,也得到同為職業電競選手的“舞藍”的認同。他告訴懂懂筆記,就他所在的團隊雖然大家都有幾年職業電競資歷,但目前還不具備有征戰國際電競賽事的資格,只能參與國內部分中小型賽事,出席一些商業表演,“哪怕是那些電競培訓班學了幾個月或是幾期進階高級班出來的,也只能是玩家,而不是選手。”

“最關鍵的是,整個社會環境對我們搞職業電競的都不是很友好。” “舞藍”感覺,雖然亞運會對于電競項目敞開了懷抱,但電競想要在國內市場“轉正”,卻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普羅大眾,尤其是一些學生家長,對于此次亞運電競奪金的話題,仍有著不少負面的評價。

“想讓父母將子女像培養體育選手那樣,送進電競培訓班,其實并不現實。”在楊海龍看來,那些認為通過“電競入亞”、“二金一銀”等熱門事件,就能為電競培訓行業帶來爆發增長的觀點,或許只是“生意人們”一廂情愿罷了。

亞運會電競的相關話題,某種角度上也成了一些機構、商家宣傳的噱頭,電競市場的真正崛起,也不能僅靠一兩屆亞運會。這個市場內蜂擁而入的短視者,只是“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忙亂地殺入市場終究無法改變社會輿論對電競行業的態度,更無法帶來實質性的發展。就像有人呼吁中國足球的未來可能重點就在于“公共足球場”的密度和職業教練培訓體系的建立,電競行業或許也類似與此。



責任編輯:周錦秀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11选五黑龙江一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