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最內幕>正文內容
  • 廣東九江大橋被舉報空心橋墩 設計材料成機密?
  • 2017年12月12日來源:華夏時報

提要:某建筑設計研究院助理工程師表示,竣工圖顯示橋墩承臺為實心,而現場照片顯示承臺為空心。如果橋墩承臺真的是“空心”,會影響橋墩整體剛度。而多位高級工程師看過材料后向記者表示,竣工圖并沒有完全顯示出承臺的設計情況,需要對比大橋設計圖。只有施工和設計圖不一致,才能斷定是偷工減料。

“廣湛公路九江大橋(G325國道九江大橋)南主橋橋墩實際施工情況與竣工圖嚴重不符,在橋墩承臺中心存在50多立方米空洞。南主橋橋墩施工涉嫌存在嚴重偷工減料情況。”石桂德在提交給多個政府部門的舉報文件中如是寫道。

距“6·15九江大橋坍塌案”已經十年。被判駕船撞擊橋墩導致大橋坍塌的船長石桂德,今年7月出獄后自費調查坍塌事故,這是他出獄后拿出的首份材料。

某建筑設計研究院助理工程師表示,竣工圖顯示橋墩承臺為實心,而現場照片顯示承臺為空心。如果橋墩承臺真的是“空心”,會影響橋墩整體剛度。而多位高級工程師看過材料后向記者表示,竣工圖并沒有完全顯示出承臺的設計情況,需要對比大橋設計圖。只有施工和設計圖不一致,才能斷定是偷工減料。

問題在于,多年來石桂德一直申請有關部門出示大橋設計圖紙,包括庭審時要求法院調取,均無果。而先后由廣東省安監局和交通部安委會組織專家出具的兩份事故調查報告,石桂德方面也不曾見過。記者聯系了多個有關部門和多位專家,他們是參與了大橋設計、施工、事故調查或大橋修復等多個環節的當事部門和當事人,均對“空心橋墩”一事閉口不談。近年,多個空心橋墩的上層也被重新填補。

設計需要,還是偷工減料?

G325國道九江大橋于1988年建成通車,20#至21#橋墩和21#至22#橋墩的兩個橋洞為通航孔,其余橋洞為非通航孔。2007年6月15日清晨5點多適逢大霧天氣,石桂德駕船經過大橋。按照檢方指控,石桂德因能見度低,航向出現偏差,撞擊非通航孔的23#橋墩,導致23#、24#和25#橋墩倒塌,22#至26#橋墩間的橋面坍塌。事故造成4車墜橋,車內6人及2名施工人員落水死亡。

此次石桂德舉報的情況是大橋26#-35#橋墩承臺空心,且承臺寬度相比竣工圖少了0.3米,每個承臺挖空部分55.2立方米,合計少用混凝土量58.7立方米。承臺是連接樁與柱或墩的關鍵部分。承臺把幾根,甚至十幾根樁連接在一起形成樁的基礎。

記者查詢了多份大橋材料,均未提及橋墩承臺空心問題,其中所有圖片、模型均為實心結構。這些材料包括廣東省公路勘察規劃設計院出具的大橋設計簡介、大橋23#墩防撞分析報告,以及庭審中被檢方作為證據的大橋竣工圖中的橋墩構造圖,大橋施工方廣東省長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出具的大橋重建設計和施工文件,以及事故后大橋拆除、重建等多份來自各當事部門的材料。

記者采訪了多位橋梁工程師,他們中大多數均表示,沒有見過空心承臺。廣州中院曾向廣東省交通廳發函,要求其指派兩位技術專家協助調查大橋問題,廣東省公路勘察規劃設計院路橋高級工程師郭文華是其中一位。他告訴記者,橋梁承臺是否空心,要看實際情況,并沒有定式。

同濟大學橋梁工程系一位副教授告訴記者,像九江大橋這樣規模的橋,一般會做成實心承臺;體量較小的橋梁才可能會做成空心。橋梁承臺是否做成空心,需要考慮橋梁本身的設計規范。如果不考慮防撞問題,設計成空心也是可以的;如果考慮防撞問題,空心橋墩外部應布置構筑物,使得撞擊能量可以被消耗掉。

事實上,G325國道九江大橋的空心承臺周圍,并沒有布置任何防撞設施,而除了20#、21#和22#三個通航孔橋墩之外,現有材料顯示,其余橋墩的設計防撞能力僅有40噸。

對此,曾擔任大橋設計顧問的一位專家向記者表示,空心橋墩主要是為了節省成本,但40噸的防撞能力設計,“合法不合理”。他解釋稱,該數據符合交通部有關規定,但對大橋安全“沒有實際保障”。

材料機密 專家沉默

這位曾擔任大橋設計顧問的專家表示,自己年事已高,大橋又是設計建造于1980年代,他已經記不清橋墩承臺是不是設計成空心了。而設計圖紙和事故調查報告等材料,他也只可以看,但是不能復印。

除此之外,其他專家和有關部門對承臺空心的問題則閉口不談。事故調查組專家之一的同濟大學姚玲森教授告訴記者,他只記得事故發生后,廣東省有關部門讓他出過一個專家意見。對于橋墩承臺是否空心的問題,他并沒有回復。

廣東省政府控股的廣東省長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是大橋的建設施工方,也是大橋坍塌后的修復施工方。時任公司項目經理的毛志堅參與了大橋的建設和修復。記者為了解承臺空心問題,多次撥打其電話均被掛斷,短信未獲回復。

廣東省交通廳是存有大橋設計資料的部門之一,其辦公室工作人員在聽明記者身份后當即掛斷電話。廣東省公路勘察規劃設計院是另一保存有設計資料的部門,截至發稿,該部門未對記者的問題作出回復。廣東省安監局的辦公室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該局沒有具體部門負責道路橋梁安全工作。

核實空心承臺的一個關鍵材料是大橋設計圖。石桂德方面多次要求有關部門提供大橋設計資料,均無果。

廣東省交通質監站回復稱,相關資料由設計、施工單位制作,工程建設管養單位存檔保管,“不屬于我站公開”。佛山市交通局是大橋養護部門,在給石桂德的回函中稱,因信息“可能危及公共安全”,因此“不屬于政府信息公開的范圍”。廣東省交通廳也以“可能危害公共安全”拒絕公開相關文件。多次庭審中,石桂德方面要求法院調取設計資料的請求,從未獲準。

最終,記者找到一份未署名簽章的《國道325九江大橋拆除方案》,該文件載明,“23#-25#墩柱采用整體式承臺,26#-33#墩柱采用挖空承臺”。該文件亦附上了空心承臺的構造圖。

問題在于,除了文件中提到的26#-33#橋墩承臺空心,石桂德方面在現場發現34#-35#承臺也是空心結構。

另外石桂德方面發現,近年28#-31#橋墩承臺的空心被人重新填上,新舊材料間存在明顯的分界線和高低差。同時只有承臺上層被填上,下層仍是空心。而多份大橋修復材料中均沒有載明需要填補承臺空心。

如果橋墩承臺空心是設計需要,為何近年又將其重新填補?如果是為了加固承臺,為何只填補了上層?而大橋修復文件中為何都沒有提及這項工程?上述答案均無從得知。



責任編輯:齊蒙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11选五黑龙江一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