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最內幕>正文內容
  • 還原“黑中介”合同誘導全過程:切勿讓不合理低租金引入圈套
  • 2018年06月29日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提要:無論是克扣押金,還是遭遇野蠻“洗房”,都是發生在租客與房屋中介簽署房屋租賃合同之后。而租客是通過什么方式與不規范的中介建立了聯系?又是基于何種原因愿意與這些中介建立租賃關系呢?

無論是克扣押金,還是遭遇野蠻“洗房”,都是發生在租客與房屋中介簽署房屋租賃合同之后。而租客是通過什么方式與不規范的中介建立了聯系?又是基于何種原因愿意與這些中介建立租賃關系呢?

在調查過程中,記者發現,大部分被調查者都具有防范“黑中介”的意識和能力。然而,很多遭遇“黑中介”套路的租客最終仍然愿意與之簽署房屋租賃合同,其中的共同原因是他們認為這些“黑中介”提供的房源價格和服務價格更加具有吸引力。

為了進一步摸清“黑中介”的套路,記者以租客的身份與遭租客舉報的某租房中介進行了一次面對面接觸,還原中介一步步誘導租客簽署租房合同的過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黑中介”租金便宜還能優惠

根據舉報人的線索,5月12日,記者提前在“58同城”網選好一間中國傳媒大學附近福慧嘉苑小區某單元的出租房,并與該中介取得聯系。

從“58同城”提供的房源信息來看,該出租房2室1廳1衛,精裝修,距離傳媒大學地鐵站不足500米。而記者所選的房間面積為15平方米,有獨立陽臺,租金為1700/月。

隨后,記者撥通了房源信息中備注的中介電話,該中介一位周姓經紀人表示:“你說的那個房源已經租出去了,現在剩一個2000元的,房屋條件和你說的這個差不多。”

當天下午,記者如約來到見面地點,中介已將車停在路邊。待記者上車之后,中介立刻詢問:“你著急住房嗎?什么時候搬過來?”當記者表示自己目前住在朋友家,并不急于搬過來時,中介立刻表現出失望,聲稱:“你什么時候搬家,什么時候再來看房吧,現在看了也是白看,到時候房源肯定租出去了。”

隨后,中介還遞給記者一張標注當天日期的房源表。房源表上密密麻麻列出了20多個房源的朝向、主次臥、價格和房屋到期時間,但并沒有注明小區名稱和單元樓層。

從房源表上可以發現,可租住的房屋類型包括主臥、次臥、大間、小間、明間、暗間、廚房等,價格從1100~2800元不等。

該中介對記者表示,表格上的房源雖然分散在不同小區,但都是其本人的資源,因此不需要繳納中介費。“我們每個中介手上都有房源,只要是我手上的房源都不收中介費,也沒有其他服務費。”

按照租金由低到高的順序,該中介一共帶領記者查看了3處房源,包括一處帶獨立衛生間的主臥,租金是2200元/月。按照中介說法,如果當天簽約,租金還能再便宜200元。

而在中國傳媒大學周邊小區,記者通過查詢其他房屋中介APP發現,大多數帶獨立衛生間的主臥租金價格都超過了3000元/月。

而且無論是“自如”還是“我愛我家”這樣的中介機構,租客首次租房都需要繳納1個月的租金作為中介服務費。由此可見,這些遭到舉報的中介機構所提供的房源租金價格以及收費模式反而更加具有吸引力。

當記者向這位周姓中介提出,今天不能簽約,需要考慮一段時間時,該中介表現出了不耐煩,并強調:“如果需要留住房源,是要交納留房費的,一天100元,最多留3天。你考慮的越久,越不劃算。”

“我愛我家”網資深中介孔杰向記者透露,正規房屋租賃公司都有非常明確的管理制度和規范。經紀人(中介)對房源租金通常不具有調節權。“房源的租金價格、收不收服務費都是由公司規定好的,不太可能隨意調整。”

在孔杰看來,通過低于市場價格的租金吸引租客簽署租賃合同,往往是一些不規范中介完成任務的第一步。租客一旦簽署合同就喪失了主動權,只能按照中介的要求一步步往前走,例如簽署不公平合同、巧立各種收費名目等

應補齊租房市場立法短板

其實,了解“黑中介”的各種套路最多只能降低租客被騙的風險和概率,只有建立更加完備的行業規范機制、填補監管空白才能真正改善房屋租賃市場的環境,更好地保護租客的合法權益。

記者注意到,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就有人大代表提交了《關于規范租房市場,保障“租”有所居的建議》。

全國人大代表、58集團CEO姚勁波則建議,發展住房租賃市場,滿足居民需求,增加供給非常重要,但更關鍵的是通過國家層面的法治手段,遏制各種租房亂象,讓租房如同購房一樣住得放心。

“政府應加快補齊租房市場立法領域的短板,完善房屋租賃制度頂層設計,明確房屋租賃雙方權益和中介公司責任,建立快速解決房屋租賃糾紛機制,讓解決租房糾紛問題有法可依。同時在交易環節加強承租者權益保障,進一步增強承租者的‘安全感’。”姚勁波認為。

其實,自2015年住建部發布《關于加快培育和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的指導意見》以來,關于住房租賃的頂層設計持續加快出臺,住房租賃市場日漸火熱。

根據國家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提供的數據,2017年我國住房租賃市場租金規模約為1.3萬億元。在北京和上海兩個城市中,分別有37.2%和38.3%的家庭通過租賃解決居住需求,已達到發達國家租賃市場的規模,遠遠高于全國25.8%的平均水平。

住建部有關負責人在去年也曾公開表示,正在抓緊起草相關法規草案,積極推動住房租賃管理條例立法工作。“通過立法,將明確租賃當事人的權利義務,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建立穩定租期和租金等方面的制度。”



責任編輯:周錦秀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11选五黑龙江一开奖结果